战“疫”家书丨宝贝这次也给妈妈奖励一颗小星星吧!

  • 2020年3月29日

战“疫”家书丨宝贝,这次也给妈妈奖励一颗小星星吧!

他们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指出,短视频做教育,与企业形象管理需求有很大关系,又可理解为企业的生存之道。

在家的时候,你们表现好妈妈就会给你们奖励,现在你们应该也可以给妈妈一颗小星星了吧?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教育机构生产的短视频能否成为一个好的引流渠道,与教育机构本身内容质量有很大关系,但大部分教企发布的视频只是为了营销,并非真正的教育内容。

不仅是快手,2019年上半年,抖音平台上成长最快的内容也是文化教育领域。根据抖音官方数据,半年时间,文化教育领域一万粉丝以上的创作者数量增长了330%。

汇聚成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力量

家人的默默守候是他们坚强的后盾

我的宝贝们,看到你们在家乖巧懂事,妈妈很自豪也很安心,我也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妈妈没有忘记出发前和你们的约定:等妈妈战“疫”结束,带着你们一起看美丽的樱花!

实际上,阿柴哥并不是专业的教育工作者,他在广东一家公司从事婚庆工作。阿柴哥说,因为自己对数学感兴趣,便从2017年开始制作视频上传到网上。因为形式生动活泼,很快吸引了大量粉丝。“有很多学生给我留言,提出知识点,我整理后再进行讲解。”

在11月25日的未来教育大会上,快手教育生态正式亮相。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宣布,春节前将拿出66.6亿流量助力教育类账号。

“另一方面,短视频平台做教育,也有着商业上的考量。”刘兴亮说,教育是一个非常好的变现领域,一直以来,教育和培训课程都是付费视频主力,同时,教育行业也是非常大的广告客户群体所在。

此前,不管是快手还是抖音,内容低俗化的问题一直饱受诟病。

用实际行动守护生命防线

那些来不及细说的叮咛

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公布的《2019中国网络视频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为6.48亿,已成网络视频生力军。

微信朋友圈裂变营销,曾经是很多在线教育公司速度最快、成效最明显的获客手段。今年5月,微信禁止多个在线教育平台的朋友圈利诱打卡行为,教企获客渠道遭受巨大冲击,开始加快寻找新的流量阵地。

今年7月,快手推出“教育生态合伙人计划”,邀请优秀的短视频知识生产者进驻;10月,快手开始从C端知识创作者渗透到B端教育机构;11月,快手联合知乎发布“快知计划”,通过流量扶持等方式鼓励用户生产知识内容。

妈妈以前一直希望你们的世界是简单明亮的,可是你们也要记住,一定要做有家国情怀的人。妈妈希望你们能够懂得,不是长发飘飘才叫可爱,也不是浓妆艳抹才叫美,现实生活中真的没有超级英雄和小仙女。当妈妈请愿上阵时,也焦虑过、失眠过,但当看到出征的队伍中还有很多和我一样背上行囊前行的“逆行者”,妈妈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2018年8月,文化和旅游部严查含有低俗内容的网络文化产品,27家机构被从重查处,其中也包含快手、抖音、B站等视频平台。

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感染一科护师胡娜

不可否认,短视频+教育将把平台带向更为正面的“人设”,也为用户提供更加多元化的选择,但其能给在线教育带来多大的冲击,还是个问号。

在行业分析人士看来,无论快手还是抖音,发力教育的背后原因,其中既有塑造企业品牌形象的需求,也有着商业上的考量。

从2018年3月开始,短视频平台开始出现大量虚假营销、危险动作模仿等内容。很快,快手和头条旗下火山小视频相关负责人被国家网信办约谈,被责令全面整改。快手和火山小视频也遭到部分手机应用商店下架。

对于教育企业来说,利用短视频平台引流后,能否实现真正的转化,还是要看其本身的内容和服务。

“所有的互联网模式都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开始是娱乐的、搞笑的、喜闻乐见的东西。” 刘兴亮表示,现在大家看到,短视频作为一种渠道或展现方式,还可以为行业服务,教育可能是第一批能够嫁接的领域,但就目前发展而言,仍处于探索阶段。

快手官方数据显示,快手平台上与教育相关的短视频创作者超过99万,教育相关内容日均播放达到22亿次,覆盖超过1亿人。快手教育生态里已经有超过160万付费学员,付费转化率达95%,付费学员月均增长也达到95%。

“用户在哪里,营销就在哪里。”刘兴亮说,短视频很好地利用了用户碎片化时间,可以直接触及用户,未来可能会成为一种重要获客方式。

那些还没有表述的情感

抖音相关负责人称,今年抖音逐步把视频长度上限放开到了15分钟,可以更完整地呈现知识教育类内容。抖音还率先向教育内容创作者开放了“合集”功能,用户可以系统性地观看相关内容。

这是妈妈第一次以这样特殊的方式给你们写信。

与快手一样,抖音在教育领域也是动作不断。今年3月,抖音启动“DOU知计划”,组建了由13位两院院士和52名知名专家组成的科普顾问;7月,抖音首款知识付费小程序——“海豚知道”正式发布,帮助教育类抖音号提升变现效率。

亲爱的宝贝们,正因为呵护着你们成长,也让妈妈更加懂得了什么是责任与担当。这个冬天,单纯的你们可能并不能够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懵懂地知道外面有病毒,要戴口罩,勤洗手。妈妈还要告诉你们的是,现在很多人都因为感染病毒生病了,它也让很多小朋友和你们一样,没有办法和爸爸妈妈在一起过春节。所以妈妈要和叔叔阿姨们一起,把病毒打败,这样就能回家和你们一起玩儿了。

“教育类短视频是自发生长出来的,并且在快速长大,我们是被用户推着往前走的。”马宏彬说,当快手运营团队有意识地扶持教育类内容生长的时候,发现这已经是一个庞大的生态,快手应该做更多的事情。

在快手和抖音看来,短视频生动有趣打破地域边界,在推动教育普惠公平、提升网民科学素养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拥有了用户和流量后,快手说,投入教育赛道是基于用户内在需求,做教育的最初动机是帮助教育生产者变现;抖音说,目前优先考虑把教育知识内容分发做好,如何变现不是重点考虑内容。

数据显示,去年底至2019上半年,包括头部公司在内的1500多家在线教育公司开始在抖音集中投放信息流广告,教育广告主数量月均增长达到325%。

马宏彬说,快手教育生态始于用户间的自发互动,快手做教育的最初动机就是帮助这些教育生产者变现。

“阿柴哥”只是通过短视频实现知识变现的人之一,在短视频平台上,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内容不仅包含数语外等学科类知识,还有人在教唱歌、做菜、驾考……

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

写给两个宝贝女儿的一封信

带着广东口音的普通话,略显夸张的表演,在快手上,阿柴哥以幽默搞笑的方式讲着数学课。目前,他已经拥有了199.3万粉丝,上传的242个作品中,有的视频播放量达到了500多万,售价为9元的初中数学零基础班已经吸引了超过10万人付费。

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疫”中

其实,不只是快手,今年3月,抖音启动“DOU知计划”,组建了由13位两院院士和52名知名专家组成的科普顾问; 7月,抖音首款知识付费小程序——“海豚知道”正式发布,帮助教育类抖音号提升变现效率。

该负责人称,抖音未来还会给予内容生产者更多的扶持。

“教育类内容在抖音上非常受欢迎,无论是生活知识,还是专业科普知识。”抖音相关负责人介绍,如厦门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授易中天、华中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授戴建业等知识型创作者,都在抖音上收获了超过150万粉丝。“易中天教授之前在百家讲坛,如今在抖音,变化的是平台,不变的是知识。”

短视频营造的流量池,让教育行业看到了无限可能,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教育机构出现的“流量焦虑”。

马宏彬说,在教育这件事上,快手基本上处于不收费状态,总体来讲属于搭着服务器和人力成本在做。抖音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目前优先考虑的是把教育类内容在抖音的传播、分发做好,如何变现不是重点考虑的事。

对于“跨界”教学,阿柴哥直言,自己也曾遇到过一些难题。这时,他会向自己的初、高中老师请教。现在,“阿柴哥”已将更多的时间投入到短视频制作中,按照他的说法,除了喜欢数学,收入不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教育行业发展至今,获客成本高问题仍待解。新东方在线的招股书显示,其平均获客成本从2018年的55元增至2019年上半年的138元。与此同时,今年有多家教育机构因资金链断裂关门,老牌培训机构韦博英语也未能幸免。

串联起前方的牵挂和后方的惦念

多名在线教育从业者表示,短视频营造的深度流量池,成为各个行业都会考虑的营销场所,教育行业也不例外。

“过去短视频平台以非主流的东西为主,甚至出现涉黄涉暴等信息,国家监管对短视频平台来说压力确实很大。”刘兴亮指出,传播正能量,有利于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而携带优质形象基因的教育,正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

在快手的教育生态里,也提出了“新营销”的概念,并加快与专业教育机构合作。目前,好未来、知乎等多家企业均已入驻快手。快手希望助教企通过优质内容获取用户信任,建立自己的私域流量池,进而实现更高效的转化。

此时的医院就是妈妈的“战场”,在疫情面前,我和叔叔阿姨们一直在坚守,用自己的力量争分夺秒地挽救生命。

宝贝,妈妈剪短了头发,在这里也碰到了很多难处,比如穿脱隔离衣时如何防止感染;身在“红区”穿着笨重如何给病人治疗;护目镜因为雾气而模糊还是要坚持住,小心地给病人采血……这一切,妈妈都克服了,并且都完成得很好。

随着短视频的火爆,平台营造的深度流量池,已成为各个行业考虑的营销场所,教育行业也不例外。

教育内容的增长,让短视频平台选择主动出击,给予更多扶持。

出征前匆忙地将你们姐妹俩的生日合在一起过,那会儿你们脸上开心的笑容妈妈依旧记得很清楚。妈妈来到武汉已经有一周的时间了,心里最放不下的便是你们。

一起来看身处抗疫一线

cueaustin.com

E-mail : mail@cueaust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