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深圳为中国改革开放积累宝贵经验

  • 2020年12月16日

40年,深圳为中国改革开放积累宝贵经验(专家解读)

8月26日是中国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纪念日。日本媒体《日经亚洲评论》刊文称,在过去的40年中,深圳的GDP增长了惊人的1万倍。作为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试验场,深圳引领了中国经济的创新发展。俄新社称,深圳的成就不仅在于其庞大的经济规模,还在于它已经成为中国占据全球技术领导地位的象征。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8家企业总部落户于此。

以与母行彻底隔离、甚至注册地都走出母行所在地的光大理财、建信理财为例,两者均已敏锐地抓住市场风口,发行受市场认可的名片级产品。

近日,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潘光伟在“2020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透露,截至6月末,银行理财余额为22.1万亿元,已连续三年基本保持稳定,符合新规的净值型理财产品规模已较新规发布时提高225%。

有些银行采取的是“全权委托”模式,即母行将存量理财产品全部委托给理财子经营管理,并向后者支付管理费,给子公司提供了稳定利润来源,短期内管理规模和盈利比较容易放量。

尽管每家理财子从一开始就站在了不一样的起跑线上,但明年即2021年过渡期结束后,新老产品必将统一。目前跑在前面的公司,未必就能一直保持领先,关键还得看是否按照监管洁净起步的要求,建立起真正市场化经营的能力。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曾评价说,“全世界超过4000个经济特区,头号成功典范莫过于深圳。”“深圳奇迹”引发全球关注,尤其是一些发展中国家迫切希望学习深圳的成功经验,走上经济增长快车道。近年来,中国专家学者受到一些非洲国家的邀请,帮助他们规划、建设、管理经济特区,目前已经取得一定成效。

据证券时报记者梳理,披露旗下理财子相关数据的银行共计11家,理财子之间管理规模和净利数据相差悬殊,相关股份行理财子之间的净利数据之差竟达14.5倍。

在几名资深银行理财人士看来,净值化转型过程中,加快“新老归一”(新老产品最终归子公司管理)是大势所趋。2021年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后,理财子会重新站到同一条起跑线上。

据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大部分理财子采取“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模式,即由母行原资管条线人员整体翻牌,子公司人员同时行使总行资管业务管理职责。资产配置、产品发行和资金募集均依靠总行渠道,科技系统也沿用母行系统,风控、交易、运营等职责仍由母行承担。

兴业银行的保本理财已清零,其集团整体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为13429.09亿元。其中,母行管理10825.27亿元,兴银理财管理2603.82亿元,兴银理财管理余额占比19.39%。

40年过去,中国发展的大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一个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正在形成。在新的形势下,深圳作为中国首批经济特区之一,应承担起时代赋予的新角色和新使命。

“理财子的发展是一场马拉松,目前尚处在起步阶段。在观察银行理财子的时候,更要关注其自主能力的构建。理财子究竟能不能在过渡期结束后交出亮眼的答卷,这需要时间来证明。”前述接近监管的人士这样总结。

不同的银行对旗下理财子的内部战略定位不同,直接决定了收入分配机制如何设定。

第二,对外开放,深圳是“试验场”和“排头兵”。改革开放前,中国与世界多数国家都没有经贸往来。在中国走向世界的过程中,深圳扮演了重要角色:一方面让外部资本进入中国,另一方面把国内具备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品送往国外,实现投资与贸易双向互动。通过本土企业和外资企业融合发展,深圳形成了比较完善的产业体系,并加快融入世界供应链和全球分工体系,实现自身跨越发展。

当前,逆全球化、反全球化暗流涌动,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抬头,中国要进一步保持自己的定力,融入全球化大潮中。在中国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的过程中,深圳应继续扮演“排头兵”和“试验场”的角色。此外,经济特区需要进行政策性调整,包括进行税制改革,进行负面清单的系列试验,扩大外资准入等。同时,经济特区应该为人、财、物等要素在各个环节的流动提供更便利的制度安排,以更好地对接国际市场。

新老产品交接节奏不一

据记者了解,有些理财子在2019年就已经完成了母行大部分存量净值化产品移交工作,而有些理财子今年上半年才开始进行交接。

“各家银行的资源禀赋和客户结构都是不同的,导致银行理财子在发展上都采取了差异化的定位。”中信建投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对记者表示,银行理财子未来将会逐步地搭建起全产品(固收、权益、混合衍生等)体系和差异化的定位。

以建信理财、光大理财为代表的理财子,在过渡期内通过市场化运营,着力于自主打造投资资产配置、产品发行和募集能力,正持续打破此前对母行原有体系的长久依赖。

22.1万亿银行理财继续净值化转型的过程,正是中国理财业务真正实现公司化独立运作的进程。“对于理财子来说,目前还刚刚起步,远未到对理财子的发展成绩进行总结比较的时候,加快市场化转型的进度以及着力构建全行业恒久健康的发展基础,远比短期做大规模重要。”一名接近监管的分析人士直言。

有些银行从体制、文化上将理财子视为市场化机构,更加重视市场机制的建立,侧重于让理财子通过代销费、托管费、管理费分成等市场化方式向分行支付收入;而有些银行则认为应在前期将理财子“扶上马送一程”,不仅将巨量产品委托给子公司管理并按较高费率支付管理费,还将子公司的经营管理职能留在母行。

第三,深圳树立起依靠科技创新实现高质量增长的典范。从“三来一补”的加工贸易到国际领先的高新技术产业体系,深圳的产业经济完成了从“深圳制造”到“深圳创造”的转变。进入21世纪,深圳开始探索如何融入世界科技创新体系,解决中国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两张皮”的问题。如今,深圳已经成为中国科技创新领域的重要城市,其国际专利申请量连续多年领跑全国。

光大理财于今年5月15日首发直投股票的公募理财产品“阳光红卫生安全主题”,被市场冠以“与公募基金正面竞争”。市场化机制保证了其转型提速,该行截至6月末转型类理财产品规模比去年末增长14.93%,占比已提升37.59%。

第四,深圳的城市化进程为中国其他地区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如今,深圳已成为一座超2000万人口的现代化国际都市,深圳实现了100%的城市化。这块仅1970平方公里的土地,在解决2000万人生活、发展问题的同时,创造出经济增长的奇迹,深圳城市化模式令人惊叹。这为中国其他城市提高城市化水平、解决土地问题提供了“深圳方案”。

梳理11家银行理财子的业绩表述可发现,多家银行理财子披露口径和取数标准皆不统一。

为什么起步期内,理财子已出现如此剧烈的分化?究其深层原因,是过渡期内各理财子获得的母行资源禀赋、先天红利并不一样,各银行存量资产整改快慢,以及新老产品移交早晚,直接导致了理财子目前规模和利润的巨大差异。

而有些银行理财子彻底剥离于母行的人员、系统和产品,通过社招大量招聘人才并重新搭建科技系统,前期开业、运营等经营费用均由公司独立承担。

2019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赋予深圳新时代新使命,要求深圳建设成为高质量发展高地、法治城市示范、城市文明典范、民生幸福标杆、可持续发展先锋,为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提出了明确目标和方向。

中行集团理财产品规模为14846亿元,其中母行产品规模为10607亿元,中银理财产品规模为4239亿元,中银理财的产品规模在集团占比为28.55%。

第一,对内改革,深圳探索出一条走出贫困的发展道路。改革开放前,中国贫困问题的根源是受到僵化的计划经济模式制约。深圳为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探索构建出可供借鉴和推广的运行机制,即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推动经济实现高效率发展。这是深圳对中国经济发展作出的重要贡献之一。

“各家的披露五花八门,老产品交接的节奏不一样,理财子市场化转型的进度不一样。”一名接近监管的分析人士告诉记者。

可以看到,3家既披露了存量理财规模、又披露了子公司理财规模的银行半年报揭示了一个现状:不少银行的资管部还在管理着大量产品,移交给理财子的产品占比较低。

各家银行的策略和节奏不一样,理财子的战略定位也不一样。上述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占比数据一定程度上能说明,各家银行母行存量理财产品整改进度和向理财子移交产品的进度,占比越大,移交得越快。

证券时报记者从业界了解到,招银理财采取的就是这种模式,这也解释了招银理财管理规模2.38万亿元和净利润15亿元,远高于其他理财子的原因。

有些只披露理财子的管理产品规模,不披露集团口径。比如,招银理财的管理产品规模达到了2.38万亿元,基于此前的数据合理理解,这一数据即为集团管理产品规模;交银理财的管理产品规模为2703.83亿元,而2019年末交行集团的理财余额为9525.15亿元。

因为各银行理财子成立时间还很短,目前大都处于初创期,自主发行产品的规模较小,因此母行移交产品的规模,直接影响到子公司的盈利水平。

(本报记者 李嘉宝采访整理)

有些银行只披露以集团口径计的理财产品规模,不披露子公司口径。比如,工行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达2.49万亿元;农行含保本存续理财产品余额约1.8万亿元;光大理财非保本理财余额为7954.25亿元。

建信理财在开业期就自主发行“乾元”粤港澳大湾区指数灵活配置产品,完全脱离母行进行产品设计和资产投资。该产品首发之时就受到市场高度关注,成立至今净值表现良好,并获得多项有影响力的奖项。

有些两者皆披露,比如中行、建行、兴业银行;有些两者皆不披露,只披露理财子的总资产、净资产和净利润,例如邮储银行、宁波银行等。

对于银行理财子而言,独立运作必然推高运营成本,也意味着理财子卸下对母行的“红利”依赖,到市场上与其他资管机构同台竞技。

1980年,深圳GDP约2.7亿元人民币;2019年,深圳GDP近2.7万亿元人民币,仅次于上海、北京,位列全国第三,与1980年相比增长了1万倍。1980年,深圳GDP是香港的1/2500;2019年,深圳GDP首次超越香港。从一个海边渔村崛起为国际大都市,深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深圳经济特区的成功,是中国积极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一大成果,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因此,“市场化”程度的深浅,是理解理财子行业规模与业绩分化的关键。市场化不仅仅体现在独立的法人体制上,还体现在独立的运行机制、模式和文化上。

建行集团理财产品规模20169.91亿元,其中母行产品规模17931.68亿元,建信理财2238.23亿元,建信理财管理余额占比仅为11.1%。

cueaustin.com

E-mail : mail@cueaust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