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加德满都中国人奉献的“爱心便当”

  • 2020年6月9日

通讯:加德满都中国人奉献的“爱心便当”

新华社加德满都4月16日电通讯:加德满都中国人奉献的“爱心便当”

2月26日,全副武装的徐冬梅提着采样箱,来到江西省新余市一名曾与新冠肺炎患者密切接触正在执行居家隔离的市民家中,进行核酸检测的采样。新余市人民医院供图

“别看我过得比较累,其实很充实、很开心的。”李亮说,“大疫大灾,应该有大爱啊!”

国际计生联是全球最大的从事计划生育、生殖健康工作的非政府组织之一,在国际人口、计划生育领域有着广泛影响。中国计生协为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正式会员。

“儿子说,要为疫情防控贡献力量”

由于长时间暴露在高风险的工作环境中,徐冬梅已经二十多天没有回家,一直在指定酒店自我隔离。

中铁二局尼泊尔办事处的罗小荣介绍,李亮曾找他询问一件事:用60升的高压锅煮饭,老是煮糊,怎么办?罗小荣赶紧向工地食堂大厨请教,后者详细指点,告诉他水、米的搭配比例和蒸煮时间。最终,李亮让食客们吃上了香喷喷的米饭。

作为“采样特别小分队”的一员,徐冬梅需要与隔离对象“负距离”接触,与新冠病毒正面交锋。新余市人民医院供图

“患者一咳嗽,医生抖三抖。一个张嘴的动作,可能产生携带病毒的飞沫。特别是当喉咙里出现异物,很多被检测对象会忍不住干呕、咳嗽甚至打喷嚏,这样就更危险了。”徐冬梅说,每采集一份标本,就要承担一次被感染的风险。因此,每次取样时,都会屏住呼吸,动作轻柔,尽量减少对被检测对象的刺激。

本月初,徐冬梅主动请缨参与核酸检测的采样工作以来,这样的过程她已经重复了上百次。

经过咽试子采样学习培训后,当晚,徐冬梅便从家里带上换洗衣物和生活用品,把两个儿子托给家人照看,来到指定酒店居住。

如今,潘寿山已经83岁高龄,依旧每天在坚持着。就像他说的那样,“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会照顾你一天。”(完)

潘寿山夫妻俩结婚已有五十多年,原本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像其他的夫妻一样过着平凡且幸福的生活。可家有不幸,十多年前,一场大病夺去了大儿子的生命。为了不给其他子女增添负担,夫妻俩经亲戚介绍到长兴县城一小区内做清洁工,收入足够养活自己。

主动请缨加入“采样特别小分队”

“想儿子的时候就通过视频电话,有时候电话打过来,我恰好穿着防护服在工作,等我忙完了再打过去,孩子们都睡着了。”说起家人,徐冬梅的眼神变得越发柔软起来。

3月24日,尼泊尔实施全国封锁,所有国际商业客运航班禁止入境,数千名外国游客滞留全国各地。

由于疫情的发展,新余市开展流行病调查工作,需要医务志愿者对密切接触者进行核酸检测采样。

徐冬梅是新余市定点救治医院——新余市人民医院疼痛康复科副主任医师。大年初三开始,她穿上防护服到发热门诊接诊,常常一个班需要面对近四十名发热患者,长达六个小时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

早上起床,潘寿山自己漱洗好后,就帮妻子整理好衣裤,端水给她洗漱,然后扶妻子坐到轮椅上推到厨房和自己一起做早饭。不仅如此,平时不管是到菜园里种菜、还是到集镇上买东西,他都会推着妻子一起。

“患者一咳嗽,医生抖三抖。”

晚上,照顾好妻子洗漱后,潘寿山还会拿半桶热水给她泡脚、按摩腿部肌肉,梦想着妻子的腿能好一点。而在他的努力坚持下,妻子的腿确实有所好转,现在已经能扶着轮椅扶手站起来。虽然不能迈开步子,但总比一直坐着要强。

“‘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会照顾你一天’,这是这么多年来他对我说过最多的一句话,也是支撑我活下去最大的鼓励和希望。”妻子吴宝珠直言,在最初的日子里,自己心如死灰,是潘寿山的亲情和担当让她重获新生。

几位排队领饭的人自我介绍,他们来自俄罗斯,通过聊天软件知道了中国人做的“爱心便当”,就约好一起过来。一个女孩说,她来领了好多次,“中国饭菜很好吃”。

2月26日,全副武装的徐冬梅提着采样箱,来到江西省新余市一名曾与新冠肺炎患者密切接触正在执行居家隔离的市民家中,进行核酸检测的采样。

“刚开始的时候也觉得很累,有时候轮椅推不动,但是时间久了之后就习惯了。”潘寿山说,“虽然妻子只能在旁边看着,但我也能陪她说说话,总比她一个人待在房间里胡思乱想的好。”

蔡俊是为开设在泰米尔的中华面馆采购食材而来的。这家中餐馆疫情中免费提供“爱心便当”,主要针对滞留尼泊尔的外国游客。蔡俊是“爱心便当”背后众多志愿者之一,他记不清自己光顾这家批发市场多少次了。

3月24日封锁一开始,几乎所有的饭店都关门,绝大部分旅店也无法再提供饮食,吃饭成为大问题。她到处找吃的,找到中华面馆后免费吃了一顿,然后就留了下来。“我以前从来没有在餐馆打过杂,自己连饭都不会做,就想着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所以一直在这里帮忙,过得很开心。”

潘北自己也是受困者。她是广西人,在柬埔寨做纹身师,3月份来加德满都旅游。

40岁出头的李亮不愿意提自己为这些盒饭花了多少钱,他喜欢说的是“靠朋友们帮忙”:鸿翔饭店老板捐了几百斤莴笋,福家宾馆送了几袋大米,罗小荣买了3000个饭盒……

面馆在加德满都颇有名气,每天下午5点半不到,就有人开始排队。除中国人和少数尼泊尔人以外,主要是滞留的外国游客。

在徐冬梅的指导下,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密切接触者尽量把嘴张大,头向上扬起。徐冬梅将一根长长的棉签平行插入被检测女子的咽喉部,直到与鼻咽后壁接触,轻轻旋转,停留5秒吸附分泌物,再慢慢移出拭子,并迅速将样本放入采样管中、盖好……

每时每刻的陪伴与照顾,在常人看起来或许没有什么必要,但潘寿山却一直坚持。

检测新冠肺炎患者密切接触者是否感染,其中一项重要检查便是咽拭子核酸检测。看似简单的咽拭子采样,是疫区一线最为危险的操作之一。作为“采样特别小分队”的一员,徐冬梅需要与隔离对象“负距离”接触,与新冠病毒正面交锋。

众口难调,李亮和其他同事、志愿者就做三个热菜、两个小菜,把便当分为三种——纯素的蔬菜、半素的鸡蛋和肉类,供领取者挑选。

志愿者潘北负责维持秩序,忙得不亦乐乎。她身穿白色防护服,手里拿着一袋口罩,招呼着排队者站成两排,提醒他们保持距离;发现有人没口罩,就拿出一个让人戴上;有的人在等待的时候抽烟,她就上前劝止;她还是领餐员,要甄别前来排队领饭的人。

凌晨三点多,加德满都旅游集散地泰米尔的街头,凉意阵阵。在当地一家物流公司工作的蔡俊和同事,戴上口罩和橡胶手套,驱车赶往几公里外加德满都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

为了尽可能做好自我防护,“采样特别小分队”都必须穿好全封闭防护服,戴上护目镜、N95口罩等,防护服常常一穿就是七、八个小时。

面馆老板成都人李亮,在中国朋友的帮助下,开始免费为滞留的游客提供饮食。刚开始,面馆免费提供一日三餐,采购量很大。后来早餐取消了,而现在只提供晚餐,但总量还是不少。李亮称它们为“爱心便当”。如今,面馆给来自十数个国家和地区的旅客发放超过6000份盒饭,受到各方称赞。

“有的密切接触者不愿意接受排查,一看到我们穿着防护服就特别排斥,不让我们进屋。也有些小朋友哭闹、不配合,一直往后躲。”遇到这种情况,徐冬梅和队员们每每都耐心解释,“被检测对象安心了,大家也安心了。”

面对风险,徐冬梅说:“作为医护人员,我们责任在肩,只有做到了精准取样,保证每项检测结果准确无误,才不负这身白衣。现在是非常时期,能为国家出份力就出份力,这样的机会不是天天都有。”(完)

全副武装之下,憋闷、缺氧最为常见,护目镜很快就被水雾挡住视线,加上护目镜的压力,徐冬梅的脸上被压出了水泡。“水泡破了感染风险更大,所以,我会在鼻子上贴一个减压贴。”徐冬梅说。

相较于集中隔离点的工作,社区入户采样的难度要大很多。

“这段时间,孩子们变得更懂事了。他们托我向市红十字会捐款,每人捐了500元‘巨款’,这几乎是他们所有的‘家当’,都是平时好不容易攒的压岁钱、生日红包、学习奖励。儿子说,看到我这么辛苦,也希望能够跟妈妈一样,为疫情防控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得知这一消息,徐冬梅和同院的肿瘤四病区负责人杨灵、消化内科黄菊萍副主任医师、神经内科何琪副主任医师等四人主动请缨,成立由杨灵担任组长的“采样特别小分队”。

潘寿山与吴宝珠的合影 周水红 摄

罗小荣评价说:“他说好事就要做好,别让人挑刺,他真是用心在做。”

中国计生协常务副会长王培安对国际计生联表示感谢。他介绍,中国各级计生协工作者、会员、志愿者积极参与疫情防控,协助政府做好宣传教育、摸底排查、信息统计上报、公益捐助、应急值守等工作,织牢织密城乡社区防控网,开通心理咨询服务热线,关心慰问一线医护人员及其家属,关爱计生特殊家庭、困难计生家庭、农村“三留守”人员等重点人群的防护,关注保障一线女性医护人员和隔离病患的生殖健康需求。

一句简单的话语,是潘寿山对妻子的承诺与守候。56年相濡以沫的生活,10年无微不至的照顾,潘寿山用不离不弃的深情,诠释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真谛。

作者 王剑 陈玉霞 欧阳依力

祸不单行,就在大儿子去世的第三年,妻子吴宝珠突发脑溢血,经抢救保住性命,下肢却因此瘫痪。儿子去世、妻子瘫痪,当时已过七旬的潘寿山用老年瘦弱的肩膀,挑起了为人夫的责任和义务。

cueaustin.com

E-mail : mail@cueaust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