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病房里的“姐妹淘”期待脱下防护服美美地合个影

  • 2020年4月1日

(抗击新冠肺炎)新冠肺炎病房里的“姐妹淘”:期待脱下防护服美美地合个影

中新网长沙2月11日电 题:新冠肺炎病房里的“姐妹淘”:期待脱下防护服美美地合个影

“考虑到发热门诊和感染科病人可能激增,我们与医务科和院感科一起优化了发热患者的检查和收治流程,还走遍9个医共体成员单位,帮助他们规范发热病人的预检分诊工作。”陶蓓蓓说,防控工作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未雨绸缪。她每天都要查看各病区防护用具储备情况,督查各病区新病人流行病史采集落实情况,抽查病区护士穿脱隔离衣、防护服熟练程度和口罩佩戴规范性。

同为“90后”的夏娟,今年2月初和父母同时被确诊为新冠肺炎,一家人在上述救治中心分开隔离治疗,独自承受着疾病带来的焦虑。

“从1月18日开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阻击战全面打响,护理部就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了疫情防控上。”陶蓓蓓在梳理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临时隔离点护理流程的间隙回忆道。这个春节,护理部的人员都是在医院度过的。

“夏娟很想念她的父母,同时也担心父母和自己的病情,我有空的时候就会主动开导她,要她吃好喝好睡好。”贺芸说:“我要让她知道有党和政府以及这么多医护人员在帮助她,希望她树立起治病的信心。”

如今,两姐妹最大的心愿就是早日打赢这场抗疫阻击战,脱下防护服和口罩,美美地拍一张合影。(完)

疫情防控避免院内感染是首要工作。为避免感染,同时方便学习,该院护理部将不少工作从线下移到了线上,比如通过护理助手软件,在线传达各级有关部门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视频会议精神以及线上学习、培训等。

陶蓓蓓直言,与一线防疫的姐妹们相比,她的工作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要为前线战士做好后勤保障。”为避免姐妹们长时间佩戴N95口罩造成面部压疮,她还自己出资买了一箱泡沫贴。

在家里,这些人是孩子的妈妈,也是妈妈的孩子。在医院,她们是为病人提供“妈妈式服务”的南丁格尔,是“白衣天使”也是“白衣战士”。她们说:“疫情不止,我们不退。”(完)

图为:白衣战士 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供图

进入一线“战斗”,身着厚厚的防护服让贺芸有点难受,甚至感觉恶心,想吐。“我们每天至少连续6个小时穿着防护服,吃饭、上厕所都忍着,全身被汗浸透了。”贺芸介绍,由于一次性防护服非常珍贵,为做到不浪费,医护人员一套防护服穿上身,基本上就得穿一个班的时间,如果加班还会穿得更久。

夏娟是贺芸负责管理的6个床位的患者之一,平时比较喜欢健身。接受治疗之余,她偶尔会放起音乐,跳一段欢快的健身操。

这名“全副武装”的护士来自南华大学附属长沙中心医院肺五科,名叫贺芸,而旁边戴着口罩的女孩则是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夏娟(化名)。2月5日,“90后”的贺芸瞒着父母出发前往长沙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驰援这里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救治。原本是家中的“掌上明珠”,但面对疫情,贺芸却毅然选择去一线抗“疫”。

“病人从进来到出院,除了护理,我们还要考虑他们的生活。”叶秋荷说,她们除了预检分诊、配送住院病人、监督医生穿脱防护衣、进行诊室消毒,还要给病人采样、送饭、购置生活用品,每个人都很辛苦却无怨言。

俗话说,“三分治疗,七分护理”。在医院疫情防控一线,护理工作占了半边天。2月4日是立春,也是她坚守岗位的第31天。

2月4日,疫情日益复杂,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临时隔离点投入使用,收治可疑病人。“新战场”已经开辟,陶蓓蓓立马带着新冠肺炎防控护理第三梯队前往支援,叶秋荷和她护士姐妹们工作量可能还会增加……

“我爸爸知道我主动报名去驰援后,也很理解,只是叮嘱我必须做好自身防护,每天报个平安。”贺芸笑道:“我还是单身,没有这么多的牵挂,我不去谁去呢,何况这是我的职责。”

“作为一名急诊科护士长,我有义务和同事们一起用耐心、细心和爱心照护病人,义无反顾地冲在战疫第一线。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我郑重地向党组织递交我的入党申请书。”这期间,包括叶秋荷在内的多名护理人员都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没了后顾之忧,陶蓓蓓便把医院当成了家,吃住都在医院。因为忙于工作,常常错过食堂饭点,她和护理部的同事在办公室囤了两大抽屉的方便面。有时候医院后半夜有事情,她就在办公室的木沙发上小憩。

在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陶蓓蓓这样的护士并非孤例。

诚然,护理是一项团队工作,配合医生,服务患者。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爱的奉献者。

于是听写完英语单词,小恩铭在本子上画了一幅画,让外婆拍照发给妈妈。“我想抱一下拯救世界的妈妈”,画中的妈妈身穿护士服,正拿着针筒与新型冠状病毒对战,护着身后用手比“耶”的武汉。

如此阳光的一对“姐妹淘”,要不是防护服和口罩,谁也不会想到这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房里的护士与患者。

对着镜头点个赞自拍,凹个爱心造型摆拍……咔、咔、咔,照相机镜头里的她们笑靥如花,充满了青春活力。

图为:一名护士给小朋友戴上医用口罩 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供图

目前,夏娟的病情逐渐好转,心情也变得越来越好。救治中心综合评估了她和她父母的情况后,已经将她转入其父母病区,一家人得以团圆。贺芸透露,在转床位前,夏娟还再三嘱咐她要注意自身防护,令她十分感动。

隔离病毒,但不隔离爱。这句话用在贺芸和夏娟身上再合适不过。贺芸第一天上班,就被安排管理夏娟所在的病房。监测生命体征、抽血、采集咽拭子标本、雾化、发口服药、心理护理、生活协助……贺芸一丝不苟地忙碌着,夏娟也非常积极地配合治疗。

记者了解到,小恩铭的妈妈是浙江省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陶蓓蓓。孩子正值小升初的关键时期,她内心对孩子也是满满的愧疚。陶蓓蓓的丈夫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在上海回不来,她又需要在医院坚守岗位,所以早早地将孩子和父母送到了乡下。

“她还比我小几岁,像一个妹妹一样,并且她对我和其他医护人员都非常的信任。”贺芸表示,正因为患者的这种信任,自己需要更加努力地做好工作,帮助患者早日康复。

图为:帮助同事穿起防护服 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供图

虽然穿着防护服,带着护目镜,外人甚至看不清贺芸的样子,但贺芸甜甜的声音中透露出来的温暖,小小的身躯里展现的巨大能量,让夏娟深受感动。渐渐地,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成了好姐妹。

“我不要吃牛奶面包,我要吃馄饨。”该院急诊科护士长叶秋荷看着眼前这个噘着嘴的小男孩,不禁想起了家里6岁的小孩,“好,阿姨去给你买。”

贺芸(右)与患者隔着玻璃门合影。南华大学附属长沙中心医院供图 摄

cueaustin.com

E-mail : mail@cueaust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