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与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转向”

  • 2020年12月22日

【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

作者:刘秀萍(北京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曹娜生日那天,李少荣在电话里向她求婚,而她答应得不假思索。

随着观察的深入,恩格斯由出于人道主义的道德义愤上升到对历史发展和资本所主宰的社会整体结构的反思。1843年9月到1845年3月,他先后完成了《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英国状况》《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等著述,他清楚地意识到:“迄今为止在历史著作中根本不起作用或者只起极小作用的经济事实,至少在现代世界中是一个决定性的历史力量;这些经济事实形成了产生现代阶级对立的基础;这些阶级对立,在它们因大工业而得到充分发展的国家里,因而特别是在英国,又是政党形成的基础,党派斗争的基础,因而也是全部政治史的基础。”在当时,这种对资本社会的透视是非常独到和深刻的。

小时候就对王国燕说过“非你不娶”的玩笑话,如今孟宁辉一语成真:“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过这平平淡淡的生活?”

马克思是在1843年10月开始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他从主要摘录他人著述的《巴黎笔记》着手,逐步过渡到初步阐明其主张和观点的《手稿》的写作,这是他在这一领域的入门之作。1844年8月底到9月初,恩格斯与马克思在巴黎见面,朝夕相处了10天,就各自的思考展开了极其详尽的交流和讨论。那时,恩格斯的《英国状况》已经发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也酝酿成熟,马上要进入写作状态,恩格斯将其主要思想乃至结构设计告知了马克思,致使《手稿》所讨论的问题及其观点与恩格斯的著述产生了关联。

她们同自己的丈夫一起为界碑拂尘描红,雪山映衬着她们娇嫩的面容。

那天,王国燕跟随爱人踏上巡逻路。3个多小时跋涉后,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上,在战友的祝福和见证下,孟宁辉向王国燕许下爱情的誓言。

习惯了聚少离多,曹娜也习惯了各种节日和纪念日的平平淡淡。但那次短暂的通话中,这对分别许久的恋人决定:让雪山见证他们携手相伴的一周年,将真情留在纯美的帕米尔雪山之上。

王国燕是小学老师,身边一直不乏追求者。可她对心中的这位兵哥情有独钟:“喜欢,因为他心中有家更有国。”

10月6日,一个特别的日子。

“你的任务就是安心守国,我的任务就是守好我们的小家。”雪山峡谷寒风习习,王国燕心头荡漾幸福。

这对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发小,在两年前又一次相遇。月老的红线将两颗心紧紧牵系在一起。

早于恩格斯两年出生的马克思,从小受到启蒙主义、理性主义的熏陶,大学阶段又受到青年黑格尔派自我意识哲学的影响。之后,在为《莱茵报》撰稿和参与编务的过程中,他遭逢了诸如“林木盗窃法”“摩泽尔地区贫困问题”等现实事件,看到了现实的物质利益对不同等级的个人的立场、言论和行为的支配,由此产生了“苦恼的疑问”:在一个为不义和异己的利益所支配、国家沦为私人利益工具的世界里,普遍的自由何以可能?为了解答上述问题,马克思一方面在《克罗茨纳赫笔记》中通过对各国政治演进历史的考察,探究了所有制、阶级、国家和法及其在社会中的作用;另一方面试图通过对黑格尔《法哲学原理》的研读,思考政治国家的异化及其扬弃。这些探索虽然让马克思意识到,是“市民社会决定政治国家,而不是国家决定市民社会”,但是对“市民社会”特别是其中的经济关系的状况和实质,他还没有深切的理解。

林郑月娥指出,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关于制定“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有关香港部分内容提到会继续支持香港提升竞争优势和创新科技工作。中央早在“十三五”规划中就为香港定位,支持香港巩固和提升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三大中心地位。这几方面都在此次会面讨论议程中。为让香港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最好的载体就是粤港澳大湾区及加强深圳与香港的合作,此次提出的措施亦与这些方面有关。

图①:刚领取完结婚证的三对新人在驻地民政局门口合影留念;图②:孟宁辉与王国燕许下爱的誓言;图③:韩圆圆与都冈冈在营区团聚;图④:战友们为抵达团部的曹娜送上一束格桑花。

恩格斯为马克思最初的政治经济学研究拓宽了视野

坐高铁、转飞机、倒汽车……王国燕跨越4000多公里来到帕米尔高原。

此后多年,他们坚持每个月写信,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两人每周都会打电话。感情也在互相鼓励、彼此相守中逐渐升温。

今年,都冈冈已经10个月没能返乡探亲了,原本打算夏天登记结婚的他们,又一次延长了婚期。

在爱人陪伴下,军嫂们眼角闪动着泪花,所有疲惫都化作了柔情,留给了爱人驻守的帕米尔高原。

双节前夕,韩圆圆事先请好了假、买好了票,想给都冈冈一个“特别的惊喜”。

恩格斯早期对资本社会的观察和思考

曹娜的记忆里,只要一提起“帕米尔”,木讷的李少荣就会变得滔滔不绝起来。她知道,在高原守防10多年的他离不开守护的雪山。在她的想象中,荒凉的雪线上,因为有爱人脚踏过的足迹,寒风不会刺骨,皑皑白雪也是道道风景。

王国燕的父母和朋友有过顾虑,她却相信他的坚守:一个能守护高原边关的男人,一定也能守好他们的爱情。

这次团圆,对于他们来说意义非凡。三名军人不约而同地选择在驻地与爱人登记结婚,在生命中留下“帕米尔”这个爱的印记。

在筹办《德法年鉴》过程中,马克思读到了恩格斯的《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这篇文章不仅指明了政治经济学研究对于探究当代资本主义的重要性,更考察了这门科学的产生和发展的历史,同时站在新的立场上透析了政治经济学的基本范畴。恩格斯认为,政治经济学的产生是商业扩展的结果,而政治经济学的演变过程是同商业和私有制的发展相联系的。以往的国民经济学从某种程度上揭示了资本社会的要素及其机制,但掩盖了资产者对劳动人民的掠夺。为此,恩格斯重新审视了政治经济学的内容,分析了经济危机等问题。

谁说军人不懂浪漫。每次休假回家,孟宁辉都会给王国燕带回一瓶五彩斑斓的高原石,每一颗都刻着她的名字。

第二天清晨,这个天真执着的姑娘,编写了一条信息发给李少荣:“你的帕米尔就是我的帕米尔。”

很长一段时间,李少荣给她讲述的帕米尔,是一片令人神往的土地。边防线逶迤在崇山峻岭之间,边防官兵用脚步丈量着担当,那是何等的豪迈。

其一,《手稿》自谓是以批判国民经济学、建立自己的政治经济学说为目的的,这一意旨受益于恩格斯。在《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中,恩格斯认为,经济学在18世纪发生了革命,但新的经济学即以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为基础的自由贸易体系只前进了半步,因为它“没有想去过问私有制的合理性的问题”。在《手稿》中,马克思沿着恩格斯的思路指出,“国民经济学从私有财产的事实出发。它没有给我们说明这个事实”,“没有指明这些规律是怎样从私有财产的本质中产生出来的”,而自己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则要“从当前的国民经济的事实出发”,以超越国民经济学。

三名军嫂和他们的爱人,走进驻地民政局登记。第二天,在军嫂们强烈要求下,她们跟随巡逻队、追随队伍中各自的爱人踏上巡逻路。

“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既属于也不属于驻守这里的军人。”聊起帕米尔高原军人的爱情,平日里爱开玩笑的中士都冈冈如是说。

“政治经济学转向”对于马克思一生思想的发展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马克思大学期间的专业是法学,同时致力于文学创作和哲学研究,还特别重视历史学习,这些构成其思想起源期的学科背景和知识资源。之后,马克思的思想发生了“政治经济学转向”,从而以深刻的资本批判确立起其在哲学界的卓越历史地位,这也是18世纪以来经济学研究的重大课题。对于马克思的这一思想转向,恩格斯起了关键性的促进作用。

站台上,都冈冈手捧鲜花。当身穿着白色上衣和牛仔裤的韩圆圆一脸倦容地出现在眼前时,他的眼眶红了。

其二,《手稿》充满了对处于异化状态下的工人处境的同情和对无产阶级革命的期待,而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为此提供了大量感性的材料。英国是资本运作最典型的国家,工人阶级的贫困和痛苦也表现得最为完备。恩格斯用21个月的时间进行了“亲身观察”,并从英国的报纸和书籍中搜集到了完整的、必要的“可靠材料”,据此写成了这部名著。而《手稿》在此基础上引入了“异化”概念,对工人阶级的生存状况作出了更深入的分析,认为工人以工资为收入形式的“谋生劳动”是强制性的而非自愿的、作为人的享受的劳动,即“异化劳动”。这就决定了无论社会处于衰落状态还是增长状态,工人的宿命只能是持续不变的贫困,进而马克思指出,要改变工人的生存状况,就要消灭劳动的异化。

久而久之,他看过的风景、走过的路、巡过的线,成为两人感情生活的一部分。帕米尔也成为韩圆圆向往的地方。

回到边关军营,都冈冈添了一个特殊的习惯,每次完成巡逻任务都会用手机拍一张风景照发给韩圆圆。这是他能给予这份感情的“忠实守护”。

2016年,已经选取士官的都冈冈,在休假时去了韩圆圆工作的城市。他每天接送她下班,帮她修好家里漏水大半年的水龙头。

在媒体吹风会上,林郑月娥介绍,此次访京之行围绕防控疫情、恢复经济、纾解民困三个方面展开,中央各相关部委此前都已深入研究香港特区政府提出的建议,并在会面时给出了积极回应,反映中央高度重视这些问题。

“不管是缺氧还是风雪交加,等着我。”那天打开微信,上士孟宁辉的未婚妻王国燕坚定地敲下这行字。

年轻的军嫂跟随队伍,在崎岖的山路上一路跋涉,终于来到深谷中的界碑前。

得知韩圆圆到部队探亲的消息,连队特意安排专车,让都冈冈去接站。

幸福不会迟到。那年,这对老同学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你站立的地方,正是你的祖国。你有光明有担当,祖国母亲便会永远祥和安宁。”从小崇拜军人的曹娜,聆听爱人的铮铮誓言,心中也会升腾起一种豪情。

迢迢山水见证两人的爱情。在缺氧但不缺爱情的地方牵手,就是对彼此多年守候的回报。

恩格斯这篇在政治经济学“这门科学方面内容丰富而有独创性的著作”给马克思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不仅在《德法年鉴》上刊出了恩格斯的文章,在《巴黎笔记》中做了专门摘录,更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的序言中给予了高度评价。如果说过去在诸如对关于林木盗窃法辩论的分析中,马克思也曾经意识到研究经济学的必要性,那么,恩格斯的论著既让他感到这种研究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更直接促成了他的“政治经济学转向”。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6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了林郑月娥。在京期间,林郑月娥一行先后与商务部、科技部、民航局、中国证监会、国家卫健委、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举行工作会商。

其三,贯穿《手稿》的主线是对私有财产的批判,但这种批判是以客观地理解私有财产的历史作用为前提的,这与《英国状况》中恩格斯的思路相当吻合。恩格斯认为,18世纪的资本主义是人类从基督教造成的那种分裂涣散的状态中联合起来、聚集起来的世纪,虽然没有解决贯穿于人类历史的对立,但却使对立的双方在针锋相对中得到了充分的发展,而这恰恰是消灭对立、走上解放道路的必要步骤。《手稿》中承袭了这个思路,马克思指出,“自我异化的扬弃同自我异化走的是同一条道路”,这是一条否定之否定的发展之路。在人类历史的发展中,资本主义私有制以财富的形式感性地呈现出以往人类发展的成果,而共产主义的实现就是对私有财产造成的人的异化状态的扬弃,是人的本质的真正实现。

那天巡逻归来,李少荣的心被融化了。握着手机,想象着和她在雪山上牵手的样子,他一脸幸福。

以上的梳理和分析表明,恩格斯对社会具体问题的细致观察、对实证材料的高度重视,为思想起源期的马克思所关注和吸收。这不仅有助于解答其“苦恼的疑问”,更预示着,在这一基础上,擅长哲学思考和理论分析的马克思必然把对“资本”问题的探究引向深入。

聊起自己的感情,他略显腼腆:都冈冈和爱人韩圆圆是高中同学,能在这里安心守防,他说,“有一半功劳属于她,要感谢她的默默陪伴。”

高考结束,韩圆圆开启大学生活,都冈冈选择了从军报国。

没有约定,韩圆圆早已住进了都冈冈心里。

恩格斯为马克思解决“苦恼的疑问”提供了思路

一个多月前,在两人牵手满一周年的日子,李少荣拨通了未婚妻曹娜的电话。

不仅如此,恩格斯早期的观察和思考还为马克思最初的政治经济学研究拓宽了视野。

缘分总是不期而至。从相遇到相知,李少荣和曹娜的感情就像按下了快进键。

200年前,恩格斯出生在普鲁士莱茵省的巴门市。他天资聪颖,饱读诗书,善于观察和思考问题,从小对家乡伍珀河流域的社会状况和不平等的现实就有深刻的体会。按照经商的父亲的规划,他高中没有毕业就进入了家族公司,后来又被派往当时德国最大的商港之一不来梅习商,1842年更被安排出国,到曼彻斯特去学习英国先进的经商方法。这些经历让恩格斯发现,即使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工人与资产者的生活境况却有天壤之别,他们各自居住的区域被严格地分开,属于资产者阶层的人如果只是出去办自己的事或散步,是一次也不会走进工人区的。但是,当恩格斯下班后特地进入到工人区,那里的破败和肮脏、工人恶劣的工作环境乃至各种各样的致残、致死事件都会赫然呈现在眼前。他强烈地感受到,资产者只是为金钱而存在的,他们只有将同为人类的工人置于非人的、牲畜般的生存境况下,尽一切可能进行压榨,才能不断满足其无尽的欲望。

在她看来,他和他的战友们,是一群值得托付的男子汉。

四级军士长李少荣是团里有名的“铁树”。“铁树”何时才能“开花”?他的婚姻大事,战友们一度比他还着急。

在部队的日子,两人一起去连队炊事班帮厨,一起和战士们庆祝节日。

cueaustin.com

E-mail : mail@cueaustin.com